• 网游系列小说完结榜-网游重生小说推荐 - 平安书城

    • 首页 > 我是天选女配

    书荒求小说我是天选女配全章节免费阅读

    来源:longzhu|小说:我是天选女配|时间:2023-11-10 06:50:36|作者:夜归客

    热门新书《我是天选女配》由著名作者夜归客著作的言情小说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司徒辛施微微,书中主要塑造的司徒辛施微微形象也深得人心,者对情节设定非常出色,但把握的力度刚刚好,夜归客所写之文字字经典,值得推荐。那个说我是好女孩的阿辛一脸怒容的指责着我。「我就说你现在怎么......

    我是天选女配司徒辛施微微

    那个说我是好女孩的阿辛一脸怒容的指责着我。

    「我就说你现在怎么天天来公司陪我,原来你是别有用心?你还是觉得我和言秘书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对吗!」

    「微微,你怎么变成这样了!你以前,不是这样啊。」

    「要不是同事说起,我都不知道你竟然是来公司里抓奸的!」

    阿辛愤怒的指责着我,眼底的受伤显而易见。

    「啊,没……没有啊,阿辛,你怎么会这么说呢?」

    我心虚的态度让阿辛更加证实这件事的可信度,他气的脸色铁青。

    「微微,这件事我已经跟你说清楚了,你不要总是这样无理取闹,以后,你不要来公司了,你这样,很影响别人。」

    看着阿辛绝情的脸,我心里苦笑一声。

    我知道,有人把闲言碎语传到他耳朵里了,是女主授意的。

    这一切的剧情我都知道,阿辛迟早会发现我的真实目的。

    可是阿辛,如果你爱我,为什么会在意这件事呢?

    你不是应该给予我足够的安全感么?

    「我就不!你干吗要管别人怎么说,我是你女朋友啊,我来公司找你怎么了?」

    我把无脑女配的任性发挥到了极致。

    阿辛扶额皱眉,似乎颇为头疼。

    「微微,现在公司里到处都在传,你来公司就是为了捉奸,你这么做,给言秘书带来的影响太大了,她……」

    「那你把她辞了就是,你可是总裁,把她裁了,重新换一个男秘书!」

    「微微!别胡闹!言秘书能力卓越,我不可能无缘无故辞退她,你太乱来了!」

    我泪眼婆娑的看着阿辛,委屈巴巴。

    「阿辛,你变了,你吼我……」

    「我再也不要理你了!」

    我一跺脚,捂脸痛哭,转身就跑。

    身后,我听到言清告诉阿辛。

    「司总,你让微微小姐冷静冷静,如果你总是随了她的意,以后公司里就不只是员工议论了,这样对您的影响不好。」

    我脚步一顿,心里把女主骂一万遍!

    要不是剧情不允许,我绝对会留下来怼死她!

    这次事情以后,我不听阿辛的劝告,还是每天准时到公司报道。

    我无视所有人的白眼,尽责的演着无脑恶毒女配。

    有的时候,趁着他们不注意,我就接点热水“不小心”泼到言清身上。

    阿辛总会手疾眼快的解救她。

    我总是不断的给众人制造着混乱。

    后来,越来越多的人向阿辛请求,让我别再去公司了。

    我的无理取闹,让阿辛很是心累,他越来越不愿意面对我了。

    相比较天使言清,我简直就是恶魔。

    我是恶毒女配,我的作用就是给男女主制造矛盾。

    现在不仅是阿辛,整个公司上下,都知道我是个善妒,没脑子的农村女人。

    「施微微,你不要再这样了,我真的很累了,你能理解我吗?」

    当阿辛疲惫的跟我说出一句话时,我很难受。

    终于,熬到女配戏份结束后,我离开了。

    走出公司时,我听到很多人对我指指点点,她们在嘲笑我,丝毫不掩饰恶意。

    「你看你看,我就说咱们司总不会留她吧?这个女人真搞笑,凭着和我们司总有些交情,堂而皇之的跑来公司胡闹,也就咱们司总人好,这要是给我,分分钟撵走!」

    「就她这种姿色还想和我们美丽大方的言秘书相比,我都替她难受,她怎么好意思跑来公司的啊!」

    「行了,哪个人人生中不遇到几个**啊,司总也是倒霉,我看啊,她就是死盯着司总不放了!我们司总这么优质的黄金单身汉,谁不眼红啊!」

    「要我说,司总不该对她这么仁慈,咱们司总和言秘书才是天生一对!」

    我面无表情的从她们鄙视的目光中穿过。

    即便明知道肯定会被这些无关紧要的人闲言碎语。

    我还是忍不住的心凉。

    是啊,阿辛是男主角,他注定会和言清步入婚姻的殿堂。

    在这个世界里,我只有阿辛一个亲人。

    但是阿辛不同,他的未来,会有很多亲人。

    我这一生,都是围绕阿辛转动的,如果哪天,我不在转动了,那就说明,我的生命,走到了尽头。

    6

    我又连续两周没看到啊辛回来了。

    他是在加班,还是在和言清培养感情,这都不重要。

    我得去找他。

    去的路上,我就收到了系统严厉的警告。

    「施微微,今天的剧情没有你,你现在给我回去!」

    我充耳不闻,朝着龙云商务酒店走去。

    阿辛宴请合作伙伴时,经常来的,就是这家酒店。

    是的,今天的剧情不需要恶毒女配出场,但是我还是不放心的跑过来了。

    走到酒店门口,我看到了阿辛。

    他似乎喝了不少酒,微皱眉头,手指在手机屏幕上飞舞。

    然后,他像是有所察觉般,抬头朝我看来,脸瞬间拉了下来。

    「你怎么来了?回去,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!」

    这句话是我第二次听到了。

    我装作不谙世事的样子,嬉笑上前,抓住他的衣袖。

    「我想你呀,所以过来给你一个惊喜!」

    阿辛僵硬了身体,随后,不留痕迹的抽回衣袖。

    「你回去吧,我有时间了,会回去的。」

    我心头冷笑。

    会回去吗?怕是不能了吧。

    他早就忘记那里是他的家了!

    「司总,微微?你怎么在这?」

    身后,言清走了出来,诧异的看着我。

    「怎么,我不能在这?我是来找阿辛的,跟你有什么关系!」

    见到她,我就像是一条被踩了尾巴的狗,忍不住拔高声音怼她。

    其实演恶毒女配也挺累的。

    「微微,你不要这么没礼貌!」

    阿辛不赞同的谴责我,回过头,给了言清温柔一笑。

    「刚刚喝酒太急,我出来透口气,你呢,没事吧,刚刚还想把你一起带出来,那群人喝酒没个量,你少喝点,保护好自己。」

    「我没事,我假装肚子疼去了厕所躲了半个小时,我就是担心司总你会被他们欺负了,所以出来找你。」

    言清俏皮而又可爱。

    两人之间的粉红气氛让我沉默了。

    原本今天我就不该在这里,所以,刚刚强行说了两段话后,心脏一阵阵的抽疼。

    这是系统对我扰乱剧情的惩罚。

    我靠在墙上,深吸一口气,用手轻轻的揉了揉胸口,心脏传来的密密麻麻的疼痛让我脸色发白。

    可是,言清出现以后,阿辛的目光,再也没有停留在我身上。

    忽然,酒店门口不远处有个人手持一把尖刀疾步朝阿辛和言清冲了过来。

    阿辛背对着来人,丝毫不察。

    眼看着尖刀即将**阿辛的后背,我忍着心脏加重的痛楚,冲过去推开了阿辛。

    「扑哧。」

    尖刀插入了我的腹部,溅起了一阵血花。

    一时间,我竟然分不出是腹部的伤口疼,还是心脏处更疼!

    强大的疼痛让我眼前一黑,缓缓的倒在了地上。

    「微微!」

    闭眼前,我听到阿辛惊惶失措的惊叫。

    同时,脑海里响起系统尖锐的声音。

    「施微微,你违背了剧情走向,现在要对你进行第二次处罚,接下来的3天,你会被35伏电击!」

    7

    我是被痛醒的。

    清醒后的我,感觉全身的肌肉都在抗议。

    没人能看的出来我此刻在遭受着电击。

    这种疼痛远比刀口处传来的疼让我难以忍受。

    我不断**着,浑身颤抖,冷汗直冒。

    最先发现我清醒的是阿辛,他见我醒了,关切的上前替我检查。

    「微微,你醒了?好点了吗。」

    我牙关打架,全身酥麻,根本没有心力去回答他的问题。

    上一次强行改变剧情时,系统才惩罚我一天。

    踏马的这次竟然来个三天!

    天知道我上次一天都快忍不下去!

    「微微?你怎么回事,你怎么这么多汗!是不是不舒服,我替你叫医生!」

    阿辛发现了我的不对劲,手忙脚乱的替我按了铃,叫来了医生。

    医生一番检查,并没有发现我身体有异样。

    「司先生,您女朋友目前看来没太大问题,可能是伤口处疼痛,我这边给她打点镇痛剂吧。」

    我咬紧牙关,心里把系统他妈都翻出来骂了一百遍!

    「我警告过你,不要强行扰乱剧情!」

    「这段剧情里,原本该是司徒辛被刀伤,女主心疼,照顾他,从而促进了他们感情的升温。」

    「剧情现在被你扰乱,你觉得天道会放过你?」

    「施微微,你只有三次机会,如果下次你还是不听劝告,等不到剧情结束,你就会消散,你就别妄想回去救你父亲和哥哥!你好自为之!」

    系统尖锐的声音充斥在我的脑海。

    「我是真的不理解,就算司徒辛挨了这一刀,他是男主,又死不了!你白白替他挨了,还得受到惩罚,你说你图什么?」

    我蜷缩着身体,紧闭眼睛,感受着一波又一波的电击,没有搭理系统。

    整整熬了三天三夜,电击终于结束。

    电击消失的那一刻,我竟然有种重生的感觉。

    转了转僵硬了头,我看到了床边趴着熟睡的阿辛。

    忍不住的鼻子一酸。

    后悔替他挡刀吗?我问自己。

    其实是不后悔的。

    因为我时间不多了。

    等我走后,就再也不能为他做什么了。

    阿辛能力超群,树大招风。

    明明只是一个打工人,却取代了别人登上总裁之位。

    有人不服,就会挑起事端。

    这是偶像剧经常会有的老套路。

    有坏人刺杀,不仅仅是为了体现男主的优秀,更是为男女主的感情增温做铺垫。

    言清,言家的大小姐。

    阿辛所在的公司,就是言家的产业。

    这次的刺杀,其实在阿辛的掌握之中。

    如果他被刺杀成功,他就借助这次刻意的谋杀找到幕后黑手。

    现在,这些都被我破坏了。

    「微微,你醒了?好点没?」

    阿辛的叫声拉回了我的思绪。

    我看着他胡子拉碴的俊脸,微微一笑,说出了狗憎人嫌的话。

    「阿辛,我可是救了你一命!你要报答我,你们公司的年底晚会,我要参加!」

    阿辛担忧的表情瞬间僵硬在脸上。

    我深深的叹了口气,唉,我只是个道具人,我有什么办法?

    「施微微,你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受了这么严重的伤,脑子里想的居然是要参加公司晚会?」

    「为什么你让我觉得这么陌生?」

    陌生吧,这样的我,我自己都陌生。

    因为本来这就不是我,是恶毒女配啊!

    「我不管,我一定要参加,对了,我还要表演节目。」

    我看到阿辛揉了揉额头,眼里的关切和担忧消失的无影无踪,他铁青着脸,冷漠的说道:

    「随便你吧,既然你没事,那我先走了,公司里一大堆事情等着我去处理。」

   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,我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。

    我也想被他关心,被他照顾,和他好好相处。

    但是,我不得不完成女配该有的任务。

    8

    阿辛公司的年底晚会在一个月后。

    这一个月,我都没有在见到阿辛。

    我告诉他,我想给他一个惊喜,所以,我要闭关一个月。

    伤口其实不深,愈合的很快,阿辛听完医生的嘱咐,吩咐了佣人好好照顾我。

    其实,哪有什么惊喜和准备。

    剧情里的女配,用了一个月的时间,想方设法排练节目,就是为了在晚会上惊艳全场,暴打女主的脸。

    我不一样,我本身就有才艺,无需准备。

    我只是不想看到阿辛和女主之间的甜蜜互动而已。

    这一次,我听从了系统的警告,一次都没有出现在他们的面前。

    阿辛也没有主动出现在我的面前了。

    我知道,他已经厌烦我了。

    我做的很成功,可是我却很难过。

    是我亲手毁了曾经那个把我放在心上的阿辛。

    我对着窗外的风景发着呆。

    身后,佣人拿着一大盒首饰走了过来。

    「小姐,这些东西您放在客厅,您是忘了收回去吗,我帮你放起来。」

    我转头看去。

    那是阿辛当上总裁后,花了大价钱送我的名贵首饰。

    言清出现的这几个月里,他却没有在送了。

    没关系,反正这些也足够晚会上的装饰了。

    这些东西,生不带来,死不带走的,我要那么多有什么用呢?

    公司年会这天,我乔装打扮,戴上了阿辛给我买的全部首饰,整个人金光闪闪。

    相比较我的俗套,言清则显得高贵端庄。

    她身穿紧身晚礼服,简单的搭配了一些小首饰。

    整个人犹如雅典娜女神。

    而我,像个暴发户……

    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我真的要笑死了,你们看看她,我的妈呀,她脑子里装了什么?身上带这么多首饰,不重吗?」

    「嗨,你还真别说,我怀疑她可能也就这些首饰了,就她这样还想和我们言女神相比,怎么比啊,真是侮辱人!」

    「你们看,司总都不怎么打理她,我倒是觉得她这样挺好,谁会喜欢她这种无脑女人?言女神应该感谢她的相助,哈哈。」

    我坐在角落,不在意的刷着手机,任凭她们奚落。

    啧啧,说对了,言清可不得感谢我吗!

    远处的阿辛,是今晚全场的亮点。

    四周女人如狼似虎的眼神投在他身上。

    我一直都知道,阿辛颜值很高,比我以前见到的所有男人都要帅气。

    我打开阿辛的微信,「阿辛,你过来陪我好吗?」

    那头,阿辛拿过手机,看了一眼,微微皱眉。

    我隔着人群,看到他脸上的不耐烦,心里挺难过。

    阿辛,今晚以后,我可能就不会在烦你了,陪我一晚都不行吗?

    「哎哎,你看她一个人坐在那,可不可怜啊,你说她怎么想的,非要跑来我们公司丢人现眼,我要是她,我得一头撞死。」

    「别管她了,无关紧要的路人而已,你看司总出现到现在,有过来搭理她吗?被人遗弃的小可怜啊!」

    周围冷言冷语不时的飘进我的耳朵,让我的心微微抽疼。

    曾经那个纯真的少年,现在已经成熟有魅力了。

    嗯,我还是喜欢当初那个我陪着他一起长大的阿辛。

    9

    晚会开始,我不顾阿辛的反对,执意要坐在他身边。

    当然,他的另一边,是言清。

    说我**也好,说我任性也罢。

    今晚,我只想保留一点阿辛独有的气息。

    「下面,我们有请施微微小姐上台表演!」

    演艺台上,主持人**高昂的叫着我的名字。

    我微笑起身,看向阿辛。

    然而他却看都不看我一眼,眼底写着嫌弃。

    我和他一起长大,他知道我几斤几两,我有没有才艺他最清楚。

    虽然我闭关一个月训练给他惊喜。

    但是看他这个样子,我不出丑给他丢人就不错了?

    我无奈的摇摇头。

    阿辛啊阿辛,你不太了解我了。

    「搞笑,今晚的节目单里竟然还有这个女人的一段?」

    「司总在想什么?最后给我们来段小丑表演吗?」

    「我看呐,肯定是她仗着和司总以往的交情威胁的司总!」

    「这个不要脸的女人,等会儿下来,要她好看!」

    众人议论纷纷之时,我已经走上了演艺台。

    台上,已经为我准备了一台古筝。

    是的,我要表演的就是节目就是古筝。

    十里埋伏。

    在调试设备的时候,周围的笑声大的出奇。

    「**,她要表演什么?古筝吧那是?听说她和司总从农村走出来啊,农村会有这么高端的玩意?」

    「呔!待会捂好耳朵,不然这一下,耳朵得废了。」

    「你说她挑战什么不好,啥也不会就选舞蹈呀,随便划两下,多简单。」

    我不在意她们说什么,在开始之前,我朝阿辛投去一眼。

    然而,他却偏过了头,和言清在调笑……

    压下胸口的酸意,我带动手指,全身心投入到古筝中。

    别的我不敢多说,古筝是我从小就开始练的,手法和曲调,我烂熟于心。

    并且,当初我还曾得到“古筝才女”的称号。

    流畅的音调,淳厚的音色,沁入人心的磅礴大气,让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,包括阿辛和言清。

    「我去!我去!我去!这,这,这……」

    「这是个高手啊!就这功力,没有二十年我把头给你!」

    「我的天,想不到这个女人深藏不露啊!大佬!这绝对是大佬!她这功力,去当古筝大师都绰绰有余啊!」

    快到结尾的时候,人群里有人爆发出了喊声。

    我朝阿辛看去,他终于舍得看我一眼了。

    眼里满是震惊和不可思议,当然,也有欣赏。

    我压住内心的得意,视线不经意的撇过言清。

    她同样震惊的看着我。

    下意识的,在结尾时,我猛的将手指按压在了古筝下。

    顿时,掌心传来刺骨的疼。

    随着最后一个音调尾音消散,我哭着站起身,奔向阿辛。

    「阿辛,有人要害我!你看,有人在我的古筝上放了一颗钉子!这个人居心不良,想把我的手废了!」

    如果十分钟之前,我告诉他,有人想废了我的手。

    阿辛肯定会鄙视我。

    十分钟后,在见识到我高超的手法后,阿辛紧张的翻过我的手心。

    手心已经鲜血直流了,钻心的疼。

    「怎么回事!给我查!到底是谁,这么恶毒要害你!」

    阿辛用白布轻柔的擦拭我的手心,厉声吩咐手下去调监控。

    我贪恋的看着他的侧颜,忍住了拥抱他最后一次的冲动。

    「是她!阿辛,是言清!今晚来后台之前,我看到她走过古筝那里停留了好久!她也看了名单,肯定是她知道我要表演,就放了钉子要害我!」

    我咬牙切齿的指着言清,周围的人纷纷看向她。

    言清白了脸,无辜的看着阿辛。

    「我没有,阿辛,你相信我,我是去检查设备和确认名单人员,我没有放什么钉子,我怎么可能会做那样的事。」

    「呵呵,设备只有你碰过,不是你,还能有谁?」

    「你总不能告诉我,钉子从天而降?」

    阿辛听了我的话,怀疑的看着言清。

    是啊,表演的设备,只有身为秘书的言清才能碰触到。

    而要说和我是敌对关系的,可不就只有她了?

    「清清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」

    「阿辛!我没有,你相信我,不是我做的,我没有道理害她啊!」

    哦,这两人,原来关系已经这么好了?

    都已经叫各自的昵称了。

    我压下内心翻涌上来的酸意。

    「你嫉妒我是阿辛的女朋友,所以就来害我!哼,别以为我看不出来,你喜欢我男朋友!你这个贱女人,你永远别想得到阿辛!他是我的!」

    「微微!」

    阿辛紧紧皱眉头,「谁说你是我女朋友了?我一直把你当妹妹看待,你想多了。」

    他淡声说道:

    「这件事我会查出来给你个交代,我先送你去医院包扎伤口。」

    我甩开他的手,心尖的疼让我眼泪控制不住的流淌。

    「你说什么!我明明就是你女朋友!你说过,以后你还会娶我!你现在想反悔了是吗!」

    我愤怒的看着他们。

    「是啊!你当然看不上我了,我一没学历,二没家世,你怎么可能会娶我?呵呵,原来,是我一直自作多情了是吗?」

    「司徒辛,小时候的约定,你忘了,你把我们的约定都忘了!」

    我泪如雨下,为这些台词,也为我所剩不多的时间。

    阿辛,如果可以,你能抱抱我吗?

    「都是这个贱女人!就是她用手段勾引你的!原本我们都说好了会结婚,这个狐狸精!」

    我面容扭曲,口不择言的骂着言清。

    「住口!我不允许你这么说清清!她不是你说的那种女人。」

    阿辛冷着脸,眼神像一把刀,直戳我的心脏处。

    「如果真的是清清害你,我任你打骂,但是,施微微,我要告诉你,以后,我们在没有关系!」

    我心口一窒,不敢相信的看着他。

    「你……你什么意思,你……你要把我抛弃了是吗?」

    「为什么,只是因为我没有她家里有钱吗?为什么不要我,为什么!」

    我委屈的痛哭,然而阿辛只是冷眼旁观。

    周围的人都在冷眼旁观。

    我早就知道,这个世界,我没有亲朋好友。

    「司总,查到了,监控调查,钉子是微微小姐自己放进去的!」

    有人快步走了过来,把监控投到了演艺台的大屏上。

    画面里,清晰可见是我自己偷偷放的钉子。

    一切都真相大白了。

    我是在自导自演一出戏,只为了栽赃给言清。

    众人嘲弄的眼神让我觉得倍感难受。

    阿辛……

    「施微微,你玩够了吗?玩够就给我滚!以后,我不想在看到你!」

    他的话,像是冰锥,刺的我又疼又冷。

    好的,阿辛,我会离开的,你以后,不用再看到我了。

    尖叫声响起的时候,我已经倒在了血泊中。

    今晚的年会,公司里混进来了奸细,刺杀阿辛。

    这一次,我没有违背剧情。

    剧情里,恶毒女配最后关头替男主挡下了致命的一刀,惨死在刀下。

    熟悉的刀刺入肉体的声音让我头皮发麻。

    其实,我并不害怕死亡。

    我只是,难过再也看不到阿辛了。

    「微微!微微!来人!快叫救护车!快!」

    阿辛,你终于卸下了冷漠。

    可是,我要走了。

    希望你可以抱抱我,让我走的没有遗憾。

    灵魂飘荡在半空中的时候,我看到阿辛痛哭的把我的尸体拥入了怀中。

    再见了,阿辛。

    希望你和言清能幸福一生。

    番外:

    我是天朝国的世家小姐,我叫施微微。

    我有一个厉害的父亲。

    他是天朝国的大将军。

    从小,母亲就教育我们兄妹三个,将军府的孩子,不仅要有才能,更要有武力。

    所以,我从三岁开始,每天早上都要扎马步,白天则是学习琴棋书画。

    因为我是将军府千金,我和哥哥弟弟不一样。

    我还得成为一个才女才行。

    我最拿手的当然要数古筝了,母亲请了京城最有名的古筝师傅受我琴艺。

    我也不负众望,在18岁成人礼上,以一首磅礴大气的“十面埋伏”拿下了京城“古筝才女”的称号。

    从前,在将军府,我生活的无忧无虑。

    后来,父亲出事以后,我才发现,我的天塌了。

    那天,圣旨传到我家。

    说我父亲故意决策失误,致使天朝国损失了上万名的士兵!

    不远千里回来的哥哥大吼圣旨在放屁!

    他们是被奸人所害!

    然而,他没有面见圣上的机会就被当场压下。

    母亲含泪告诉他不要反抗,一切等父亲回来决定。

    三日后,父亲是被京城禁卫军压了回来。

    回城那天,我和母亲带着弟弟站在酒楼高处,焦急的看着父亲被百姓砸鸡蛋,丢石头,扔菜叶!

    我的父亲没有罪!他们怎么能这么不分青红皂白让我父亲难堪!

    我气极,想冲下去解救父亲。

    然而,母亲摇了摇头,劝我冷静。

    父亲绝对不会有事!我告诉自己。

    我的父亲,多么刚正不阿,怎么可能会故意做错决定损失上万兵马!

    然而,这件事盖板的如此迅速!

   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父亲和哥哥被处以极刑!

    行刑那天,我看着晕过去的母亲和嗷嗷哭的小弟,抢过来管家手中的马,骑马飞驰。

    一路上,我闪过无数的念头。

    我会跪下来求圣上给我一个彻查真相的机会。

    但是圣上会答应吗?

    我不知道我还能求助谁。

    我只是个闺中小姐,并没有多少决策能力。

    在我赶去刑场的路上,我被人暗杀了。

    死后,我非常不甘心,我的灵魂怒骂老天爷瞎了!才会如此冤枉好人。

    这时候,脑海里听到了一个名叫“系统”的声音。

    「施微微,现在给你一个活下去的机会,并且,事成之后,会给你指明一条活路,代价是,你要变成一个角色,并且完成角色要走的剧情,顺利到终结,就可以回来救你的家人。」

    系统冷冰冰的声音让我脑子发晕。

    我很害怕,但是我听明白了最后一句话。

    可以救我家人?

    我愿意!

    男主番外:

    微微死后的半年,我和言清顺利订了婚。

    周围所有亲朋好友都在替我开心,给我道喜。

    然而,看着宾坐满厅,热闹的人群,我却突然觉得失落。

    记忆中,我对微微说过,以后,等我们有钱了,我一定会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。

    但是现在,我的婚礼中,没有微微。

    「阿辛,怎么了?」

    耳边,传来女人关切的问询声,恍惚中,我下意识的以为是微微。

    触及言清清澈的眼睛时,我才记起来,微微已经死了。

    「没事,有点累了。」

    宴会过半,别墅的佣人给我打来电话。

    「司先生,施小姐临走之前给您留下一封信,您要回来看看吗?」

    鬼使神差的,我丢下了满座的客人,去了别墅。

    自从微微死后,我再也没来过这里。

    此刻,站在这里,发现别墅里都是微微的身影。

    微微站在客厅,「阿辛,累了吧,快来,我给你捏捏肩。」

    微微从厨房探出头「阿辛,回来啦?我今晚给你做了你爱吃的菜,洗洗手过来吃吧。」

    微微从卧室出来,「阿辛,我今天出去给你买了几件衣服,你待会看看合不合适。」

    以往,每次打开门,我总能第一时间看到她。

    现在,我再也看不到她了……

    佣人把信交给了我。

    拿到信的一瞬间,心口处,竟然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。

    我摸着胸口,打开了信。

    “阿辛,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已经死了。

    我原本是天朝国大将军的女儿,我的家人被陷害。

    我和系统做了交易,我完成这个世界恶毒女配的任务,它会送我回去救家人。

    很抱歉,阿辛,后面这半年,我对你做的一切,并非我所愿,你是不是很厌恶我给你带来的一切?

    可是阿辛,你知道我忍的有多辛苦吗?每天看着自己的爱人和别的女人打情骂俏,我心里多难受你能明白吗?

    其实,我并不想把你推向言清,可是怎么办,爱情和亲情,我只能选一个。

    阿辛,爱上你,是我这两辈子以来,最开心的一件事,所以,我并不想真心的祝福你和言清,你是个好男人,我时常在想,如果我是这个世界的人,我一定会和言清争夺你。

    再见了,阿辛,不要忘记我好吗?我们来生再见。”

    手上的信纸飘落在地,我的眼泪啪嗒啪嗒往下落。

    我终于知道,微微带我来到城里后,整日里心事重重,愁眉苦脸。

    原来,她一个人背负了那么多。

    想到那半年里,我对她不加掩饰的厌烦,毫不留情的指责……

    心口处,像是有人拿着一把刀,在慢慢的刺割我的肉,鲜血直流。

    我赫然想起,微微死去的那晚,她一个人孤单的坐在角落,承受着所有人的鄙视和嘲笑。

    她发着短信,让我过去,她的眼神里,甚至夹杂着一丝祈求,原来,她希望我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刻陪在她身边。

    可是,我做了什么?

    我选择了漠视!

    我踏马竟然任由她一个人承受着所有的痛苦和委屈!

    是我,把她推向了深渊。

    这一晚,我没有回去找言清,我躺在微微曾经的卧室,盯着天花板,一夜未眠。

    脑海里,都是以前我和微微在山里的音容笑貌。

    我似乎已经很久没看到微微那么天真无邪的笑容了。

    以后,也看不到了。

    第二天,我找到言清,和她退了婚,也把总裁的职位让给了言家人。

    言清不可置信的说我疯了!

    也许吧,我宁愿自己疯了。

    言清不知道,我来到这里,做的一切努力,都是为了微微。

    可是,我却该死的把微微弄丢了!

    没事,她说过的,来生,我们还会再见。

    我要等她回来。

    关键字:我是天选女配司徒辛施微微